你家顾先生

这里顾狗子
稻米,全职厨,刀剑粉一枚
萌邪瓶,双叶年上,凯千,黑瓶,安清,羡忘,晓薛
QQ:2675183194
喜欢这些的小可爱们可以来找我玩
本狗子长期扩列

狐言

羡忘真好嗑【嘿嘿,嘿嘿嘿嘿】

另,已加入红尘客大大的文集

“小娃娃,我看你每天都在读书,有意思吗?”魏无羡仰卧在桃花树上,对着正在读书的小孩说道。

小孩抬头看了一眼树上一身红衣,正在把玩自己狐狸尾巴的人。撇了撇嘴没说话。然后低下头,继续读着手中的书卷。

“小娃娃,难道你爹没教过你要懂礼貌,尊敬长辈吗?”魏无羡见小孩没理自己,就整了整自己的衣衫,从桃树上跃了下来,带起点点桃瓣。

“妖怪,你很吵!”小孩看着眼前这个倚老卖老的人道。

“妖怪?你见过我这么好看的妖怪吗?再说了,你每天晚上抱着我尾巴睡觉的时候你怎么没嫌我吵?”魏无羡俯下身子,身后的尾巴因为得意儿在身后胡乱摆动着。

“你……”明明是你自己要抱着我的,还总捏我脸和屁股!

小孩有些委屈地撅着嘴,脸因为气愤而微微鼓起。

“嗯?不承认?你每天晚上都抱着我的尾巴不撒手,你是不是喜欢我?按照你们凡人的说法,你长大就嫁给我当媳妇吧!‘’魏无羡看着眼前人气鼓鼓的模样,觉得甚是有趣,继续逗弄道。

‘’你,我没有,你,你别乱说!‘’小孩无措地抱紧了手中的书卷,耳朵已经红的要滴血。

‘’怎么?还不兴我说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我要读,读书了。你别打扰我……‘’小孩将手中的书卷展开,头埋得很低,生怕魏无羡又说出些令人羞耻的话。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小孩继续读着未读完的书卷,话语因为羞怯和紧张而显得有些断断续续。

‘’哈哈哈哈,你这小孩甚是有趣。‘’魏无羡盯着小孩红通通的耳朵,被他的反应逗得哈哈大笑。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坛天子笑,靠在树干旁一口一口地喝着。

酒香氤氲着桃花香,花瓣簌簌落下的声音伴随着朗朗读书声,时不时夹杂着笑声。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简陋的屋舍里传来阵阵读书声,稚嫩的童声中夹杂着一道清晰且略带磁性的男声,令人听了不觉心旷神怡。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回家记得背诵这首诗,明天不会背的要打手板的。‘’晴朗俊秀的青年站在学堂门口,对正在收拾东西的孩子们说道。

魏无羡倚在门框边,掏了掏耳朵,对此嗤之以鼻。这话都停了那么多遍,也没见你哪次真的下过手。

‘’知道啦!‘’

‘’先生明天再见!‘’

孩子们知道青年并不会打他们的手板,每次只是说说罢了。要是真打了了,也并不是很疼。跟自己的爹娘比起来那可真是差得远了。

‘’先生,‘伊人’是什么意思啊?‘’一个小孩扯着青年的衣袖,昂起头问道。

‘’伊人,伊人就是所爱之人啊。‘’青年弯下腰去,摸了摸小孩的头道。

‘’那先生你有所爱之人吗?‘’小孩有些似懂非懂。

‘’呃,这个……‘’青年看了看一旁抱胸站着,丝毫没有解救他的魏无羡,笑了笑说:‘’自然是有的,我们每个人都有所爱之人。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爹娘该着急了。‘’

‘’知道了,先生再见!‘’

小孩对青年摆了摆手,蹦蹦跳跳地远去了。

‘’蓝忘机,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心上人啊?‘’待小孩走后,一旁的魏无羡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话语里多了几分急切和醋意。

‘’啊?骗小孩的而已‘’被唤作蓝忘机的青年抿嘴笑了笑。

‘’真的是骗人的吗?‘’魏无羡眯起眼摸了摸下巴,看着蓝忘机因黄蓝而有些不自然的动作以及他微红的耳根,有些怀疑。

‘’好了,你不是想吃烧鸡吗,现在去集市买还来得及。‘’蓝忘机有些乱了阵脚,生硬地转移话题道。

‘’那我要吃你做的。‘’

‘’好。‘’

……

两人的话语被吹散在空中,却拨动了彼此的心弦。真真假假谁又说得清楚,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

蓝忘机在乡邻间也算是大有名气,先不说沉稳的性格以及对孩子的耐心和呵护,就单凭他俊朗的外表就有不少女子抢着要嫁给他了,他也一直是各种大妈的光顾对象。

每次有热心的大妈上门来说媒,蓝忘机总会笑着婉拒,说现在一个人挺好的,暂时没有想成亲的打算。而魏无羡则是对这些人烦得要死,这可是我的人,岂是你们这些凡人想嫁就嫁的!

一日,蓝忘机从学堂回家,身后跟着个优哉游哉的家伙。刚走到自己院子前就看见一位穿得很是喜庆的大娘站在自己院子里踱来踱去。

‘’哎呀,小蓝你可终于回来了!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虽说你也不是一个人,但两个男人住在一起也总归会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身边没个女人也不方便你说是吧……‘’大娘一见蓝忘机二人就迎了上来。

‘’周大娘,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真的不想成亲……‘’蓝忘机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撞到了魏无羡怀里,这他真的招架不住。

本来听到这些话气得狐狸尾巴都要露出来的魏无羡对此时蓝忘机主动的投怀送抱很是满意,顺势搂住了他的腰道:‘’周婆婆,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心悦于他,他也心悦于我。我想我们的事就不用您操心了吧。‘’

说罢,魏无羡用手勾起蓝忘机的下巴,对准他的唇就若无旁人地吻下去,舌头强硬地撬开他的牙关,勾着他的舌一遍又一遍地舔舐吸吮,颇有些想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入腹中的气势。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偷袭,蓝忘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因为有人在场那个,耳根的红迅速蔓延到脸颊上。想闭紧牙关将这人推开,却又怕伤到他,只得无助地承受着。

一吻毕,两人皆有些气喘,缺氧使得蓝忘机有些腿软,只能任由魏无羡搂着他。

‘’你,方才说的可是真的?‘’蓝忘机将头埋在魏无羡颈窝处,闷闷地说。

‘’自然是真的。那你,可否答应?‘’魏无羡搂着他,手心早已是汗涔涔的。

‘’好……‘’说完这句,蓝忘机的耳朵红得简直能滴血,头也埋得更深了。



事后,魏无羡一直在追问,答应得这么干脆是不是早就心悦于我了。脸皮薄的蓝忘机自然是不会回答,哪怕这个答案两人都是心知肚明。

最后蓝忘机以再问就一个月别上我床为威胁,才堪堪止住魏无羡的追问

性感王不留行在线相亲

这里王不留行,想找一个吃方王的防风,不想再被群里一堆有对象的赛狗粮了


QQ:2675183194

监护人

50粉点梗文


激情速打,勿喷


正文:


吴邪借到班主任电话时正在开会,看到来电人,想都不用想就是来告状的,肯定又是那个惹祸精干的好事。


吴邪是打心眼里不喜欢张起灵这个养子,如果不是为了救他,自己的母亲也就不会走了。这个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个不吉利的怪胎。只会到处惹祸,到最后还不是得自己给他收拾烂摊子。


尽管心里有万般的不愿与厌恶,但出于父亲的逼迫,吴邪不得不去学校和张起灵的班主任沟通。这个月都不记得是第几次了,自己都快成办公室的常客了。心里如是想着,吴邪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对张起灵的厌恶。


到了学校,吴邪一直都是低气压,像个冷面煞神一样。轻而易举地找到班主任办公室,一进门就迎上张起灵班主任无奈且为难的眼神。


“吴总,您看这……张起灵把人打得骨折,脸又划破了……您说…”班主任看着吴邪一言不发的样子有些吃不准他的想法。


这人可不好惹,吴氏集团的总裁,学校最大的金主﹑投资人,他一个小小的班主任是惹不起的。


张起灵低头看着脚下的地板,略显苍白的肤色和过长的黑发让他看起来特别无辜,不了解他的人可能大多数都会以为他才是受害者。


吴邪上下打量了一旁的张起灵,眼中满是厌恶。这个惹祸精,一天到晚就只会惹祸,给吴家抹黑。


还没等吴邪开口,那个被打的孩子的家长就坐不住了。“哎,你这个怎么回事?!张起灵都把我宝贝儿子打成这样了,歉都不道一个。看你们这样子,是不想负责任咯!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那女人烫着大波浪,涂着厚厚一层口红的嘴唇不由分说就开始骂人,倒是颇有几分泼妇骂街的架势。


吴邪向来不喜欢和女人打交道,皱了皱眉。“要多少钱,直说。〝还没等女人说完,吴邪便不耐烦地打断了她。


女人被吴邪的话噎住了,随即便有些趾高气昂的说道:“怎么着也得几万吧,打成这样,以后留下后遗症可怎么办?”


吴邪在办公桌上随便拿了一支笔,从口袋里掏出支票,在上面写了个金额,“五万拿去,不够再来要。”冷冷地看了女人一眼,将支票扔到她面前。


女人有些手忙脚乱地接住那薄薄的一张纸,对着上面的金额说了好几遍。其实吴邪和张起灵之间的关系她还是知道一些的,毕竟张起灵可是学校的“名人”,所以她才敢狮子大开口。


张起灵有些鄙夷地看着那女人高兴的样子,嘁,刚才还一副“你打伤了我的儿子要赔钱”的模样,现在可转变得真快。你儿子的伤势怎么样,我打的我还不知道吗?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收了支票的女人瞬间安静下来,变得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说,都是青春期嘛,男孩子之间打架是正常的,而且闹大了对你,我,学校都不好……


女人一副明显讨好的样子在吴邪看来格外恶心。


事情就这么平息下去在吴邪离开办公室和张起灵擦肩而过时,俯身在他耳边说道:“张起灵,你能不能别总让人这么讨厌你。你张起灵丢得起这个脸,我吴邪丢不起,我们吴家更丢不起!”


说完,便扬长而去,似乎不愿与张起灵多待一秒种。


张起灵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吴邪远去的背影,心里绞痛,手紧紧地握成拳头,随即便有些自嘲。


下次,要在努力一点。


不过,吴邪,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在乎我呢?

双叶年上—0529叶不羞和秋弟弟的生贺

嗝,猫屿七小可爱的点梗【不要嘲笑我不会艾特人!!】

擅自把情人节改成了叶修的生日,小可爱不要打我【笔芯】

这是一个骚话满天飞的叶不羞【笑容突然邪恶】


车号为双叶年上0529的列车即将发车—

请各位乘客有秩序地排好队,打卡上车


嘀——杰西卡——








【羡忘】兔子饲养手册

  • 末诅咒小可耐的点梗

  • 已加入红尘客太太的文集

  • emmm……重发,上图片【不知道怎么给屏蔽了】












五十粉点梗

敲黑板敲黑板


五十粉点梗


邪瓶,羡忘,双叶年上,凯千你们点梗,选几个拿手的写


肉也可以,本狗子肾挺好的/自信


悄咪咪说一句,别没人评论,会尴尬的/对手指

论如何把媳妇当成儿子养(五)

良知让我来更文了∕趴

一边听落差一边给你们码字


正文:


我们马不停蹄地回到北京后就带着闷油瓶去了医院。我对这方面没什么研究,小花就帮我联系了一位专家,给闷油瓶做个全面的检查。

检查完后,闷油瓶蔫蔫地坐在病床上,见我来了,眼里蒙起一层水雾道:“吴邪,那个东西一点都不舒服,很凉。”说着指了指医生脖子上的听诊器。

我将他一把抱在怀里,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

医生说:“小孩身体没什么问题,甚至比其他小孩的体质还要好,可能连发烧感冒都很难。”听这语气,似乎不太明白既然没什么问题为何要兴师动众。

我抱着闷油瓶走过去,跟医生握了握手,“我家小孩比较嗜睡,这……”

医生沉吟了片刻,抬起头说:“这样吧,打瓶葡萄糖再看情况……”

我转过身看着一旁的小花,道:“小花,这次谢谢你了。以后有什么事,我能帮的就一定帮!”

小花摆了摆手道:“发小之间说什么谢谢,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呢,回头联系哈。”

瞎子搂着小花的肩膀,笑嘻嘻地说:“徒儿,等为师和你师娘结婚的时候,来当伴郎就行了。”

听了这话,小花立刻给了瞎子一肘子,嘀咕道:“谁要跟你结婚了。”不过脸上的笑意却是不减。


送走了小花和瞎子。我,闷油瓶和胖子就坐在病房里等护士来打针。胖子嚷嚷着要和闷油瓶再建立起革命友谊,但闷油瓶一直没怎么理他。

我笑了笑了说,小哥可能还惦记你吃了他的果冻。

胖子听了立马不淡定了,说:“不就是果冻嘛,胖爷我这就去买。”说着就往外走去。

胖子刚走,护士就来了。我没想到杀得了血尸,斩得了海猴子的闷油瓶居然会怕打针。虽然没像别的的小孩子那样哭成狗,但是却一个劲往我怀里钻,眼眶红红的,还时不时抽噎几下。

针扎进去后护士怕闷油瓶乱动,就又在他手下绑了块板子固定住。末了,还摸了摸闷油瓶的头,从兜里拿出根棒棒糖,特别温柔的说:“小妹妹真勇敢,都没有哭哦………〝

“阿姨,我不是小妹妹。”护士话还没说完就被闷油瓶打断了,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哭腔。

护士的手僵了僵,脸上显露出几分尴尬,将棒棒糖往闷油瓶手里一塞就走了。

也是,任哪个年方二八的小姑娘被别人喊阿姨,心里都会不舒服的。

我看了看闷油瓶,心里想着等打完针后就带他去剪头发,一张精致可爱的面孔再加上可爱的双马尾,怪不得会被认成女生。


胖子一回来看到的就是,我抱着闷油瓶,而他躺在我怀里一边吃棒棒糖一边看动画片的场景。

胖子提着一大袋东子走到病床边搬了个椅子坐下,然后将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给闷油瓶献宝。

我粗略看了看,不仅有果冻之类的零食,还有一只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小黄鸡毛绒玩具。这么多年了,胖子的审美真的是一如既往。

胖子把那只小黄鸡拿到闷油瓶面前晃了晃,果然他的目光马上就被吸引了。

“瓶仔,喜欢吗?”胖子的此时就像拐卖儿童的样子。

“喜,喜欢。”闷油瓶并没有在意胖子给他起的外号。

“那,瓶仔喜欢胖子叔叔吗?”

“……喜欢。”

我撇了撇嘴,这叫做爱屋及乌。

胖子一听就乐了,连忙将小黄鸡塞到闷油瓶手里。他招了招手意示胖子把头伸过来。

胖子一喜,说:“天真,听听,瓶仔是怎样夸我胖爷的……”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他的左脸被闷油瓶亲了一口。

不过闷油瓶亲完就害羞了,将小黄鸡拿起来挡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看胖子的反应。

胖子回过神来,随即特别嘚瑟地说:“天真看到没,瓶仔就是这么喜欢胖爷!,说不定这还是瓶仔的初吻……”

看到这一幕我立马不淡定了,“滚你丫的好嘛!”闷油瓶的初吻早就是我的了好吧,虽然是我偷亲的他,他都不知道。


ps:哇啊啊啊,越写越渣了!!!

论如何把媳妇当成儿子养(四)

最近比较忙,过年走亲戚啥的,然后又快要开学了,在疯狂补作业中。
然后想说的是,这篇文不会坑……应该是的吧……(心虚)

正文↓

在嬉笑间镇子很快就到了,我找到一户人家,指了指身旁的闷油瓶对大娘说,这个小孩子是个孤儿,是我们在旅游的时候捡到的,能不能借几件小孩子的衣服穿。

那大娘一看闷油瓶一副乖巧又懵懂的样子,立刻母爱泛滥,转身进去拿了套小孩子的衣服递给我。

待我给闷油瓶换上后,又向大娘借了把梳子给闷油瓶梳头,头发很长也有点乱,但很柔顺,这让我不得不感叹张家人的神奇,即使十年不梳头不洗头,发质也还是这么好。

我没有给小孩子扎头发的经验,面对闷油瓶一头长长的黑发很是手足无措。

一旁的大娘见了,拿过梳子帮我给闷油瓶扎起头发来。可能大娘以为闷油瓶女孩子,就给他扎了个双马尾。我并没有说什么,因为闷油瓶扎双马尾真的很可爱。

胖子刚到这地儿就嚷嚷着肚子饿,说吃了几天的干粮都要吐了。就拉着小花和瞎子他们下馆子去了。我便带着闷油瓶去了附近的一家超市,这闷孩子活了这么多年,肯定没尝过薯片之类的零食是啥味道。

我看着货架上的花花绿绿的零食,一手提着篮子,一手牵着闷油瓶问他想吃些什么。他看着货架上的东西什么也没说,但只要他的视线停留超过三秒的,我都会扔进篮子里。

到了散装零食区,我瞅了瞅四下没什么人也没监控,就眼疾手快地掰下一块饼干塞进闷油瓶嘴里,对他说:“喜欢就点点头,我们就称下来,不喜欢的就摇头,知道了吗?”

闷油瓶虽然对我这小偷似的行为有些不满,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即指着刚才尝过的饼干说:“吴邪,我要这个。”

我欣喜地装起来,心想这闷油瓶子终于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我一路走一路小心翼翼地往闷油瓶嘴里塞吃的,我发现闷油瓶特别喜欢吃甜的东西,比如糖果,果冻,小蛋糕啥的。

当我又准备往他嘴里喂小蛋糕的时候,他扯了扯我的衣袖,仰起脸特别认真的说:“吴邪,我饱了。”

“啊?哦。。。”我说篮子怎么重了这么多呢。

到收银台结账时,东西足足装了两大袋子,那收银的姑娘看了我几眼,让我一度有些心虚。

把零食放到车上后,我带着闷油瓶去了旁边的小饭馆,那里的炒饭不错,闷油瓶很喜欢。

回到车上,胖子正一手扒拉着闷油瓶的零食袋子,一手拿着果冻往嘴里塞,一口一个,吃得有滋有味的。

见我来了,胖子嘴里一边吃一边含糊地说:“天真你可真够意思,还给我们准备了零食!”

我在一旁还没做出反应,闷油瓶就冲上车了,那速度,那灵敏程度,简直跟杀血尸的时候不相上下。

装果冻的袋子已经空了,只留下了一些果冻壳证明它曾经存在过。闷油瓶转过头来看着我,眼眶红红的,什么也没说。

那委屈的小眼神看得我立马就心疼了,我把闷油瓶抱在怀里使劲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安慰道:“小哥,等我们到了北京再买,那里的果冻比这里的还好吃。那个胖子叔叔好坏的,我们不理他了好不好。”

据当时在一旁默默看完全程的小花说,我当时的语气温柔得简直能溺死个人。

说完我又瞪了胖子一眼,你丫的跟小孩抢什么吃的。搞得胖子举着最后一个果冻,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没办法了,只好拿着果冻说:“天真,要不把这个给小哥吃。。。”结果换来的是我的一记白眼。

闷油瓶一直把头埋在我胸前,连句话也没说,一直沉浸在失去果冻的悲伤之中。没过多久就睡过去了。

一直没出声的小花看闷油瓶睡过去后,说:“小邪,你不觉得起灵从青铜门里出来就一直很反常吗?”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瞎子显然也很同意小花的说法,“哑巴居然会撒娇了,千年,哦不对,万年难得一见。”

我用手拨弄着闷油瓶的头发谁,小花说的反常我自然都发现了,闷油瓶从青铜门里出来后,看来不仅是身体变成了二三岁的模样,就连心智也是。

“小哥现在也挺好的,跟一小孩似的,比以前有人味多了。”一旁的胖子嘀咕道。

其实我挺同意胖子的话,要说以前的闷油瓶就跟误入凡尘的仙人,就连打架也是带着一身仙气,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但现在的闷油瓶就如同一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小孩,会哭会笑会撒娇会委屈。让他忘掉以前所有的不美好开始新的生活也挺好的。

“等回到北京后带小哥去医院看一看。”

虽然我觉得现在的闷油瓶挺好的,但待在那鬼地方十年,保不齐会有什么副作用。我必须得保证闷油瓶健健康康的,这样我们才能长长久久。

ps:想知道有没有人和本狗子一样是不是到快要开学的时候才开始补寒假作业

关于拜把子

#关于拜把子#
#魔道梗#
#邪瓶#

小哥:吴邪,来拜把子吧。

吴邪:好啊,来,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进入洞房。好了,小哥,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

小哥:唔……吴邪……放…啊